亚洲必赢76net > 766net必赢 > 2015年度重要矿产资源形势综合分析

原标题:2015年度重要矿产资源形势综合分析

浏览次数:93 时间:2020-02-04

矿业发展生机逐步显现  大宗矿产品需求平稳,消费增长将主要依靠新兴经济体拉动。  一是传统矿产需求触及阶段性“天花板”。从现在世界和主要国家经济发展状况看,全球煤炭、粗钢、铜等传统矿产需求总规模基本分别触及38亿~39亿吨油当量、16亿~17亿吨、2200万~2300万吨的阶段性“天花板”水平。  二是全球资源需求增长将主要依靠新兴经济体拉动。金砖五国和展望五国等新兴经济体,工业化、城镇化方兴未艾,将继续推进全球资源需求规模扩张。  主要矿产品价格持续回暖,矿业发展生机逐步显现。  一是主要矿产品价格在底部区间持续反弹回升。2016年12月14日,理查德RB动力煤现货价格81.7美元/吨,较年初(2016年1月4日,下同)上涨65.3%;英国布伦特原油现货价格53.65美元/桶,较年初上涨46.9%;国内铁矿石(迁安66%铁精粉干基含税)价格725元/吨,较年初上涨79%;铜、铝、铅、锌、锡、镍LME现货结算价分别为5735美元/吨、1752美元/吨、2342美元/吨、2736.5美元/吨、21550美元/吨、11365美元/吨,较年初分别上涨23.5%、19.5%、32.9%、76.1%、48%、33.5%。  二是主要矿产品价格反弹回升促使矿业公司利润显著提高。例如力拓集团,2016年上半年归属公司股东利润激增112.5%;全球最大黄金生产商巴里克公司,2016年第三季度营收报经调节后收入为2.78亿美元,同比增长112.2%。  三是矿业金融市场活跃。标准普尔全球矿业指数,结束了2011年以来连续五年的波动下降走势,2016年呈现明显的上升态势;全球矿业交易强势复苏,据安永报告,2016年三季度全球采矿与金属并购交易量较上年增长36%,澳大利亚采矿与金属交易案数量同比激增86%。  矿业复苏市场基底得到夯实,市场活力不断增强。  一是地质勘查活动走稳向好。2016年11月,反映勘查开发状况的PAI指数持续反弹回升到84,创下44个月以来的新高;重要钻探结果从2016年3月份的103项上升到2016年11月份的212项;取得积极进展勘查项目的价值297亿美元,同比增长35%。  二是矿业投资积极性增强。例如智利政府2016年12月表示,将给予铜业巨头Codelco公司9.75亿美元资金,用于支撑相关投资计划;中国铝业与秘鲁政府达成初步协议,预计将向Toromocho项目注资13亿美元。  三是大多数矿产品产量出现恢复性增长。2016年第三季度,淡水河谷、必和必拓、力拓、FMG四大公司的公告铁矿石产量分别为9209万吨、5759万吨、6932万吨和4950万吨,环比分别增长6.1%、3.5%、0.6%和3.6%。2016年前9个月,全球矿山铜产量1495万吨,同比增长4.9%。此外,澳大利亚红河资源计划在2017年重启位于昆士兰州北部的一锌矿项目。  四是全球可能迎来新一轮勘查周期。金价是全球勘查市场变化的风向标。2016年黄金价格再次反弹回升,加之初级勘查公司市值、勘查公司并购案例等均有反弹迹象,预示着2017年有可能迎来新一轮全球勘查周期。  矿业复苏动能正在生成  矿业领域2016年去产能任务提前完成,资源供需面正在调整。  一是化解煤炭过剩产能任务提前完成,但是来年任务依然繁重。2016年是煤炭去产能的第一年,2.5亿吨的去产能任务于11月提前完成,根据规划,未来4年仍有7.5亿吨去产能任务需完成。2017年是去产能的攻坚之年,去产能任务的完成和商品价格飙升之间的矛盾是需重点关注的问题之一。  二是资源供需面正在调整。去产能导致了我国资源供需基本面发生了变化,并呈三种类型:供应下跌幅度大于需求下跌幅度,如煤炭,2016年前11个月与上年同期相比,产量同比减少9.4%,表观消费量同比却减少7.7%;需求增加而供应减少,如原油,2016年前11个月与上年同期相比,表观消费量同比增长5.7%,产量却同比减少7%;供应增长幅度小于需求增长幅度,如天然气,2016年前11个月与上年同期相比,产量同比增长7.8%,而表观消费量同比却增长19.6%。这三种供需类型的共同特点是,进口量均有所增长。2016年前11个月与上年同期相比,天然气、煤炭、原油和铁矿石进口量同比分别增长27.3%、22.67%、14%和9.2%。  经济发展稳中向好,新的发展动能正在形成。  一是经济运行平稳。2016年前三季度,我国GDP增长6.7%。  二是一些重大颠覆性技术创新正在创造新产业新业态。21世纪以来,大数据、新能源及智能电网等新技术广泛普及和深度应用,新的发展动能正在形成,并催生新经济进入良性循环轨道。  三是区域战略及其重点区域分类指导效应开始显现。新型城镇化、特色小镇建设,将不断提振传统矿业需求,为矿业振兴释放出新潜力。  矿业转型升级效果明显,素质得到提高。  一是在“政策去产能、市场驱产能、企业联合冻产能”机制作用下,矿山不良产能、劣质产能和边际项目产能逐渐退出。例如铁矿石,2016年1~11月已经关停退出的矿山企业占总数的1/3,其中80%以上的小型矿山处于关停状态。  二是矿山经营活力得到增强。持续推进管理创新,精准对标挖潜,力促降本增效,矿山运行质量有新的提升。以铁矿石行业为例,2016年1~11月,重点企业铁精矿完全成本同比约下降10%,劳动效率约提高9%,资产负债率同比约下降2%。  矿业效益和矿山产量出现恢复性增长。  一是煤炭行业发展质量得到改善。2016年1~11月,全国煤炭行业利润同比增幅超过100%;8月份以后,全国煤炭消费同比“由负转正”,其中三季度消费同比增长0.5%。  二是矿山经济效益得到提高,矿山产量出现恢复性增长。铁矿石价格脱离了2013年以来单边下行的走势,2016年1~11月,重点企业与去年相比减亏8亿多元。2016年1~11月,有色金属独立矿山利润同比实现“由降转增”,且六种精矿(金属)产量823万吨、同比增长3.25%,其中铜精矿(金属)产量167万吨,同比增长10.16%。2016年1~11月,全国非金属矿工业利润总额230多亿元,同比增长约7%;石墨、萤石、滑石产量分别为42万吨、340万吨、178万吨,同比分别增长20%、10%、10%。  三是天然气产量稳中有升。2016年1~11月,全国天然气产量1235亿立方米,同比增长7.8%。  矿业市场信心逐渐恢复。  一是矿业金融市场信心得到提振。国内股市矿业板块总市值增长,2016年12月7日,采矿业总市值38650亿元,比2015年12月25日增长14.4%。  二是矿业权市场开始企稳。2016年11月,全国新立探矿权环比增长43%,探矿权转让环比减少21%。2016年1-11月,全国共注销采矿许可证4841个,同比减少8.4%;全国采矿权设计生产规模149.3亿吨/年,同比增长0.8%。  三是矿业投资恢复增长。2016年11月,全国采矿业固定资产投资883亿元,相当于1~2月累计投资量的2.3倍。  矿业全面走出调整和收缩期  矿业效益回升的基础仍不稳固,未来大宗矿产品价格在底部区间剧烈振荡将加剧资源型企业的经营风险。  2016年矿业效益大幅改善主要缘于价格大幅上涨,而价格上涨又缘于市场资金充裕及炒作等要素所致,结构性矛盾并未得到根本性缓解。  逆全球化思维显现,矿业发展的产业新动能不足。  目前,保护主义抬头,多边贸易机制瓶颈突显,涉及能源与资源的新贸易壁垒不断呈现,退化式的逆全球化思维,严重阻碍了全球资源治理和资源新秩序构建。促进全球矿业复苏,离不开发展中国家的大力支持。中国是促进全球矿业复苏与发展的主力军。当前,我国新材料及智能硬件等新产业新业态虽然取得很大进步,但是还不能成为具有较大带动作用的经济增长支撑点,还难以成为矿业发展的新动能。  2017年矿业将继续承压,但是各行业处于非均衡状态。  油气行业平稳发展。全球油气上游投资从2016年开始好转,2017年同比增长可望达到7%。  铁矿石行业经营继续处于困难状态。2017年,铁矿石需求基本面维持未变,但供大于求的状况有所好转。  有色金属工业生产继续维持缓中趋稳的态势。2017年规模以上有色金属企业工业增加值增幅有望维持在6-7%的水平,10种有色金属产量继续保持小幅增长态势。  防范资源市场价格振荡带来的风险  积极推进全球资源新构架建设。  国家应积极参与国际资源组织机构事务,主动参与全球资源治理,尽早建设对我国有利的全球资源新架构,确保矿产品市场价格稳定在一个合理的区间,保障我国海外资源布局项目安全运行,同时也为矿业复苏寻找新动能。  积极防范资源市场价格剧烈振荡带来的系列风险。  未来,大宗商品价格可能在底部区间剧烈振荡。面临新型的国际政治经济形势,确保国内大宗商品的市场稳定,不但要练好内功,还需要重点加强对美元走强、美国减税与放松管制、美国新兴制造业战略等相关国际经济与政策措施的动态跟踪,及时做好政策布局,切实规避大宗商品价格剧烈波动带来的风险。  以去产能为抓手,继续推动矿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矿业困局主要归结于供需错位导致的结构性失衡所致,化解危机、走出困局,其关键是贯彻落实党中央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精神,打赢化解过剩产能攻坚战。建立适应市场需求的产能建设体制机制;通过技术创新提质增效,促进过剩产能升级转化为优质产能,增加有效供给;适应转型升级、整合创新一批产能、满足结构变化的新需求;在化解过剩产能和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要严防部分钢铁、有色等产业资本在结构调整中转投产业规模较小的稀有稀散金属或非金属矿产行业,防止造成次生性新产能过剩的被动局面。  加快推进科技创新,为矿业发展注入新动力。  矿业科技需瞄准前沿,促进绿色勘查、绿色矿山建设等快速成长,推动数字化、智能化技术和装备研发应用,使矿业发展新动能日益强劲。


2015年,世界经济持续处于深度转型调整期,主要矿产品需求疲软,并且与金融市场震荡共振,使得矿价平稳回落,矿业形势继续恶化。新常态下,我国经济结构调整深入推进,主要矿产品基本需求初步到位,并且价格在底部区间运行,投资矿业捡钱时代已经结束,投资者对矿业投资的兴趣和信心将逐步衰竭,矿业发展进入洗牌新阶段。

世界经济进入新常态全球矿业形势持续低迷

新兴经济体经济下行压力较大,资源需求增长极作用减弱。2015年,全球经济增长乏力,IMF预计增速为3.1%,略低于上年水平。其中,美国经济复苏基础稳固,预计2015年增速为2.6%;欧洲经济有望实现微弱增长,预计增速为1.5%。多年实践表明,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主要矿产品消费与经济发展状况关联度较弱,需求总体比较稳定,主要矿产品消费拉动还是依靠新兴经济体国家。2015年,新兴经济体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特别是中国、巴西、印度、俄罗斯、南非等金砖国家,正面临艰巨的结构性调整等问题,直接约束主要矿产品消费规模扩张,使得以中国为首的资源需求增长极的拉动效应明显减弱。

主要矿产品供应过剩,大部分产品库存呈回升态势。油气方面,在欧佩克不减产、美国页岩油气产量迅猛增长等因素驱动下,世界原油供需较为宽松,库存明显增加。据Wind数据库,2015年12月18日,仅美国商业原油库存就达到4.85亿桶,比年初增长27%。全球四大铁矿山产量增加,12月25日澳大利亚和巴西铁矿石库存分别为4575万吨和2213万吨,比二季度末分别约增长12%和82%。主要有色金属产品,下游市场消费平淡,库存变化出现分异,12月24日,LME铜、镍库存分别为23.5万吨和44.5万吨,比年初分别约增长33%和7%;铝、铅、锌库存分别为291万吨、19万吨、47万吨,比年初分别约减少31%、14%、32%。

主要矿产品价格持续下跌,矿业公司业绩大幅回落。一是主要矿产品价格整体持续下跌。在需求疲软和金融市场震荡共振作用下,主要矿产品价格跌跌不休。2015年12月24日,布伦特原油现货价格37.08美元/桶,较年初下跌32.6%;澳大利亚BJ动力煤现货价格52.28美元/吨,较年初下跌16.9%;铁矿石进口价格322元/湿吨,较年初下跌35.6%;LME三个月期铜、期铝、期铅、期锌、期镍价格分别为4676美元/吨、1542美元/吨、1732美元/吨、1554美元/吨、8600美元/吨,较年初分别下跌25.1%、16.6%、6.9%、29.3%、42.7%。二是矿业公司经营业绩大幅滑坡。2015年,埃克森美孚等五家国际石油公司上游经营利润亏损54.03亿美元,同比减少125.6%;力拓、必和必拓的利润同比也下跌了80%以上。

矿业金融市场颓废,投资热情全面消退。一是主要矿业公司股价受挫大跌。自1月以来,嘉能可、英美资源集团股价跌幅均超过70%,是2015年富时100指数中表现最差的股票。二是矿业公司忙于处理债务问题。2015年12月10日,嘉能可宣布再次加大削减债务及开支的力度,拟在今年底将净债务降至180亿美元。目前,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认为嘉能可可能成为商品界的雷曼。与嘉能可类似,必和必拓计划出售混合型证券以帮助偿还债务。三是矿业投资额大幅缩水。据SNL数据,2015年全球非燃料固体矿产勘查预算92亿美元,同比减少18%,连续3年下滑;油气勘探投资预算则由2014年的峰值1000亿美元降至2015年的700亿美元,同比减少30%,全球被延期或搁置的油气项目约150个;铁矿石亦如此,澳大利亚2015年前三季度开采投资仅0.82亿美元,相当于上年同期水平的57.5%。

我国经济结构调整深入推进国内矿业进入萧条时代

短期需求减弱与中期结构调整叠加,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当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与通货紧缩风险上升并存,企业效益下滑和财政收入减缓碰头,形势较为复杂。从短期看,外需明显不足,投资大幅减速,房地产市场继续调整,以及工业企业去库存化等因素,直接约束资源消费规模扩张。从中期看,当前经济增速换挡的压力和结构调整的阵痛相互交织,新兴产业增长难以弥补传统产业下降的影响,要素投入支撑作用减弱,结构升级要求提高,化解前期过剩产能、强化生态环境保护等都会影响经济增速,预计全年GDP增速约为6.9%。

主要矿产品基本需求初步到位,生产规模逼临峰值。一是煤炭需求及产量峰值均提前来临。生态文明建设、水电核电等清洁能源快速发展和实施煤改气工程,以及煤炭价格大幅回落冲击,促使煤炭消费与产量峰值提前到来。1~11月,全国原煤产量33.7亿吨,同比减少3.7%;进口煤炭1.86亿吨,同比减少29.4%;社会煤炭库存已持续47个月超过3亿吨。与原煤产供销持续全面回落同步,价格下行压力持续存在,煤炭供大于求的矛盾难以改观。二是我国基础设施建设日趋完善,传统领域粗钢需求已经基本到位,铁矿石消费强度减弱,市场竞争进入相持阶段。1~11月,全国铁矿石原矿产量12.5亿吨,同比减少9.7%;进口铁矿石8.57亿吨,同比增长1.3%;港口铁矿石月度库存基本维持在8000万吨以上。今后,不仅国内下游用钢行业对铁矿石需求的拉动作用有限,而且特别是在国际四大低成本矿山产量持续扩张的背景下,强化了铁矿石供应过剩的趋势,并与国内高成本矿山进入竞争的相持阶段。三是主要有色金属矿产基本需求增长速度放缓;与此同时,随着二次资源的累积与释放,以及环境问题会使得部分污染严重的矿山或者不顾环境生产的矿山关停,主要有色金属矿产产量将陆续回落。1~10月,全国铜精矿、铅精矿、锌精矿、镍精矿金属产量分别为144万吨、197万吨、398万吨、7.6万吨,同比分别减少5.5%、9.7%、9.2%、1.0%,氧化铝产量4735万吨,同比增长10.6%;1~11月,全国进口铜精矿、铝矿砂、铅精矿、锌精矿、镍精矿实物量分别为1184万吨、4899万吨、158万吨、279万吨、3343万吨,同比分别增长10.8%、47.2%、下降3.6%、增长48.4%、下降26.1%。四是主要非金属矿产品产量回落。1~11月,萤石产量350万吨、同比减少6.1%,天然鳞片石墨产量55万吨、同比减少15.4%,滑石产量180万吨、同比减少18.2%,石膏原矿产量4260万吨,同比减少9.0%。五是油气作为优质能源,产供销继续全面扩张。1~11月,全国原油和天然气产量分别为1.96亿吨、1190亿立方米,同比分别增长2.0%和3.3%;进口量分别为3.12亿吨、544亿立方米,同比分别增长8.7%和4.7%。

矿业公司财务指标持续恶化,融资能力基本丧失。上半年,虽然股市繁荣促进了金融服务业的快速增长,但是并没有改变工业发展的下行态势,特别是6月中旬的股灾,促使主要矿产品价格跌跌不休。其中,煤炭、铁矿石价格基本全面跌破了成本线,使得1~10月行业利润同比分别下降了62.1%和43.2%;铜、铝、铅、锌等主要有色金属产品价格也已接近或跌破了国内企业的成本线,主要有色金属矿山1~10月利润同比下降26.5%;受国际油价大跌拖累,前三季度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实现营业收入同比也分别下降25.6%、27.4%和33.4%。总之,与2011年相比,2015年中国矿业资产缩水近2/5,有4/5的矿山企业入不敷出,部分矿山工人工资无法正常发放或发放时间滞后数月。

经营业绩锐减使得矿业公司融资能力基本丧失。目前,虽然IPO已经重启,但是上证资源股指相对今年高点来说处于腰斩状态,矿业公司股票价格急剧下跌,其中煤炭、钢铁、有色等行业中相当一部分上市公司的每股收益已处于亏损或近似亏损状态;特别是煤炭和钢铁行业,前三季度上市公司亏损面超过50%。

矿业市场日渐清冷,采矿业固定资产投资持续减少。据统计,当前全国有效探矿权和登记面积同比分别下降6%和10%,有效采矿权和登记面积同比分别下降11%和1%。1~11月,特别是以申请在先方式出让的探矿权,同比减少32.6%;以招拍挂方式出让探矿权,同比减少16.8%。同时,探矿权、采矿权转让数量亦明显下降,2015年探矿权转让同比下降15.8%,采矿权转让同比下降20.8%。与矿权市场冷清同步,采矿业固定资产投资持续减少。1~11月,全国采矿业固定资产投资11521亿元,同比减少8.7%;其中,煤炭和黑色金属矿采选业,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分别只有3599亿元和1277亿元,同比分别减少16.1%和19.9%。

本文由亚洲必赢76net发布于766net必赢,转载请注明出处:2015年度重要矿产资源形势综合分析

关键词:

上一篇:广州港煤炭压港动力煤持续低迷

下一篇:没有了